葵之

【all金】简单粗暴的脑洞合集

啊啊啊甜!!!!

如也:

  嗯,片段灭文,都是些脑洞里特别想看的片段
  内含嘉金雷金佩金,嘉金巨多
  强烈ooc反应
  OK的话,来次狗


  ————————————————————


【嘉金】


1、 「春」


  春天的早晨还是有些冷,但这不妨碍早起上学的学生们哈欠连连并有点迷糊。


  包括嘉德罗斯。


——


  嘉德罗斯家的院子里种了棵树,树枝伸出墙外长的茂盛。眼下这个时节正是花苞要大片绽开的时节,生机勃勃的粉色花苞让看的人也觉得有活力,移不开眼。


  但他到没觉得有多好看,没有树下的那个人好看。


  嘉德罗斯一边挎好单肩包一边打着哈欠,走过站在树下朝他问早安的人身旁时连视线都不斜一下,直接伸出左手用手臂揽着那人的脖子让他倒着往前走。


  “等等,干什么啊!”金发的少年赶紧抓住了嘉德罗斯的手臂以防自己摔倒。


  “我乐意。”嘉德罗斯低下头凑到金耳边说着,在金被火撩到一样伸出手捂上耳朵时吻了一下他的手,“早上好——哈啊。”他说完就松开了金,顺便又打了个哈欠。


  金有些生气的瞪着嘉德罗斯,“干嘛非要这样说早上好啊。”


    “重复一遍,我乐意。”


  金看了一眼嘉德罗斯依旧困倦的脸,莫名其妙也打起了哈欠,“哈啊——”


  “很困?”


  “不啊。”


  “都在打哈欠了。”


  “是你传染给我的吧?听说打哈欠是会传染的啊。”


  “是吗。”


  “是啊。”


  说着说着学校就到了,两人在学门口站定。


  “中午去找你,别乱跑。”


  “谁会乱跑啊!”


  “嗯。”嘉德罗斯伸出手使劲揉了揉金的头发,“中午见。”


    “中午见。”


    两人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去了各自班级。


    END
 


  感觉没睡醒有点迷糊的嘉总大概会比较,那什么,平和吧?平常会觉得特别嫌弃的无聊话题也能说下去,于是就是这样。
  顺便一说这里所有学院pa全是文理体设定,(最)擅长学科如下
  格瑞理科,嘉德罗斯全能,雷狮英语,安迷修英语,卡米尔地理,金是数学,和佩利一样是体育特长生



  2、「有话好说,离我远点行不行??」


  普通的一天,普通的嘉德罗斯撞上了格瑞。他们普通的一言不合开打,普通的搞出很大动静,金普通的正好路过,普通的站在了格瑞一边。


  然而不普通的是……


  当金正面对上嘉德罗斯的眼睛时,他突然感到一阵并非害怕的心慌。心跳莫名其妙的快了起来,并且伴随着某种不知名的欣喜和有点想要逃跑的感觉,金的脸突然红了起来。


  【怎、怎么回事啊我??】


  “嗯?”仿佛是察觉到了金的不对劲,嘉德罗斯皱着眉看向他,发出了有点疑惑的声音。


  更正。不是有点想逃跑,是非常想逃跑啊啊啊!!!


  脸突然爆红起来的金放出了矢量滑板,往上一跳“嗖”的一声就飞走了。


  活了十几年第一次看见金在除了魔兽之外的东西面前跑的这么快的NO.2幼驯染表示:“???”他拿出烈斩准备好了要怼嘉德罗斯十个八个斩尽万物。


  “你对他做了什么?”


  “啊?我怎么知道啊,我才想问问那渣渣为什么见了我就跑啊!”这是也很“???”的嘉德罗斯。


  “废话少说,来吧。”


  “正合我意。”


  20分钟后,战斗普通的结束了。


  之后的日子里,嘉德罗斯发现这渣渣在有意躲自己。每次他看见金时,“渣渣”二字还没说完,那人就已经踩着滑板飞走了。


  “渣…”嘉德罗斯伸出手。


  “嗖——”金跑了。


  一次一次又一次,每次都是这样。


  “FUxK。”


  嘉德罗斯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要堵他,但心里就是莫名的不爽。


  终于,终于有一天,嘉德罗斯抓到了金。


  他一下把大罗神通棍狠狠捅进面前的岩石堵住右边,左腿屈起踩在上面堵住另一边。嘉德罗斯手肘撑在腿上,身体前倾凑到金面前,极有反派感觉的吐出一句话,“还跑啊,啊?”


  嘉德罗斯保持狰狞的微笑,头上的井字突突跳个不停。


  “有话好、好说,快离我远一点啊啊!!”金有点结巴的说完这句话,猛地举起手捂住了自己爆红的脸。


  “怎么?我离你近怎么了?”非常恶劣的,嘉德罗斯又凑近了一些。


  “先别看我啊啊,我说我说,你快离远点好不好???”金放弃了挣扎,在嘉德罗斯直起身离远了之后有些自暴自弃的大声说道:“凯莉说我被半个月前的攻击影响,得了后遗症,就是那种看见了喜欢的人会脸红心慌特别想逃的,那种。”


  “然后凯莉说我喜欢你……我也觉得应、应该是这样吧……心跳太快了啊!!”


  金爆红着脸,大声的喊完了这一番是解释又好像是告白的话后,趁着嘉德罗斯发愣的空隙跑掉了。


  嘉德罗斯没去追,他大睁着眼站在原地看着金消失的方向,脸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可恶…不要传染给我啊…”


  嘉德罗斯紧皱着眉,把爆红的脸藏进了围巾里。


  END


  两个人双箭头,都没发现(耸肩)



  3、「灵师」


  金的姐姐秋不再当灵师后,很多人都以为她们家的人不会再接触灵师这方面的事了。


  但偏偏,金迷上了这种和常人不可见之物打交道的事情。


  但是虽然是说常人不可见之物,其实金也不大能看见。他阳气太重,偶尔会连隐藏不好自己的弱小的灵都看不见,更别说那些实力强到没边的灵了。


  没办法,在弟弟的狗狗眼攻势下,秋只好请人给他做了把伞来帮帮他。


  伞是黑色的,做伞的人在伞的内面贴满了红色的不知名颜料画成的符咒。人站在伞下的话阳气会被符咒压制住,阴凉地仿佛此时此刻就有灵趴在你背上一般。


  这种符对于灵师收灵和人类防灵并没有好处,但要是用到引诱灵的诱饵身上,那效果是一顶一的好。


  啊对了,夏天避暑的话,不是也很好用吗?四周的灵和压制阳气的符持续为您制冷(bushi)。


  于是,金除了在做灵师时,也特别喜欢在夏天打着这把伞来乘个凉。


  他阳气重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就算被压制也不会像诱饵那样引来大批的灵,这样的话夏天放着这伞不用不就太可惜了吗!?


  朋友紫堂有劝过他不要随便乱用这把伞,可他没有听。


  这之后,在因为这把伞遇见了一个臭屁的不行自称国王的金发的灵并无法跟他分开之后……


  金发誓,要是时间能倒流,他绝对会乖乖听紫堂的话。(黄豆再见)


  ——附赠小片段,嘉德罗斯+金VS副本之一boss格瑞(灵)——


  【是这样,嘉德罗斯会在金实在无法应对敌人时附身应战,两方现在并不认识(暂时的),可以的话,来次狗】


  金发的少年低着头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大罗神通棍渐渐在他手里出现,对面银发的灵又一次摆出了应战的姿势。


  “真敢做啊……”嘉德罗斯擦了擦这身体嘴角的血,“打成这样,最近不就不能欺负他了吗?”


  “附身吗?”格瑞皱了皱眉,握紧了手中夺来的嘉德罗斯平时依附的吊坠。


“看不出来吗?”【金】把大罗神通棍拿在手里灵活的转了一圈然后扛在自己肩上,勾起一边嘴角扬起下巴向着对面挑衅的招了招手,“来啊,垃圾。”


  “……”格瑞皱紧了眉,感觉这画面十分的不对,“你……”


  “啊?”对面的金发少年露出了十分不爽并且欠打的表情。


  “……”突如其来的不爽和莫名其妙的怒火在格瑞的心里翻腾,他咬着牙说:“别用那张脸做这种表情。”


  “这是我的东西,我乐意。”


  “不,他不是你的。”格瑞一下把吊坠扔在地上,并狠狠踩上去碾了碾,“而且,那种表情不适合他。”


  “是不是我的,是我说了算,少废话,接招吧!”


  两个人冲向对方,大罗神通棍和烈斩接触的瞬间爆发出了巨大的灵力和鸣响。


  喂喂,这已经不是正义健康的刷本了吧,沾上私心了哦?


END


其实这个灵师设定搞得挺大的……还扯到了前世_(ゝ「ェ:)ノ应该是个all金主嘉金,但是我不是会写的的的




  4、「还在吗?」


  嘉德罗斯和金吵架了,又一次。


  课间那十分钟时间完全不够用,两个人的吵架被上课的铃声给打断。还未说出口的话语硬生生止住,嘉德罗斯瞪了金一眼,金回给他吐着舌头的鬼脸。


  “哼!”x2


  何必呢。


  嘉德罗斯回到教室后浑身冒着黑气,眉头皱的能夹死只苍蝇,连雷德和蒙特祖玛都不是很想接近他。


  而金呢,则是气着气着就在数学课上睡着了。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作为一个只有数学好的人,金是从来不在丹尼尔的数学课上睡觉的,可以看出他这次真的是很生气。


  丹尼尔老师是非常体贴和温柔的,他没有叫醒这位怒火中烧的少年,而是记了他一笔。


  睡梦中的金可不知道这事儿,他正在做一个噩梦,是关于,他眼睁睁看着嘉德罗斯消失了的梦。


  金被惊醒了,他晃了晃头,却怎么都晃不掉那个梦带来的不好的感觉。抬头看看钟表,还有十八分钟下课,剩下的时间里他什么都没听进去,只顾着看着钟表心慌的晃来晃去了。


  讲台上的丹尼尔温柔又无奈的笑了,他摇了摇头,又记了金一笔。


  终于,老天听到了金祈祷,让下课铃响了起来,他风一般冲出了教室,奔向四楼寻找嘉德罗斯。


  凭借着体育生良好的体力,金脸不红气不喘的跑到了理科一班的门前。拉开门询问了一下嘉德罗斯在不在,结果理科班的同学告诉他嘉德罗斯被老师叫去整理资料了,于是金只好在道谢后前往一楼。


  他下楼时一次跨好几节台阶,心里只想着快点见到嘉德罗斯。就在他跑到二楼时,不经意的一瞥让他发现了从楼下经过的嘉德罗斯。金脑子一热,一手撑着护栏直接冲着嘉德罗斯翻了下去,并大喊道:“嘉德罗斯接住我啊啊啊啊!”


  嘉德罗斯闻声抬头,眼睛捕捉到金之后他做了一个好像是要伸手的动作,然后……


  他退后了两步,继续刚才的动作。


  是双手环胸。


  【诶原来不是要接我的吗??】于是,金就这么啪叽一声摔在了地上,平平整整的。


  但是金骨骼清奇毫发无伤!


  嘉德罗斯俯下身,扯起一边嘴角笑了一下,露出了他那颗偶尔看起来挺可爱的虎牙。


  “怎么,赶着来给我道歉的?”


  大概是摔傻了,金没有回话。他趴在地上抬头看着逆着光朝他笑的居然有那么点开朗的嘉德罗斯,只觉得他今天的鹅黄色针织衫和露着虎牙的笑真好看。


  “你还在啊…太好了…”金无意识的把自己刚刚的担心说了出来。


  “我为什么会不在?”又恢复皱眉的样子了。


  “是啊,你会一直都在的,嗯!”金从地上蹦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满血复活!


  “摔傻了?”嘉德罗斯毫不留情的嘲讽并狠狠弹了一下金的额头。


  “好痛!”


  “痛就对了。”


  这次的十分钟怎么就够用了……


  谁知道呢。


 
  END




  5、「强者是不会        的吧?」


  两个金发的少年坐在公园的长椅上。


  快要落下的夕阳散发的光无法再很好的照亮,于是整个公园显出了一种荒芜和模糊结合的感觉,看什么都很困难和不清楚。


  包括身边坐着的人的面容。


  “那么,我也该走了啊。”带着帽子的金发少年率先跳下了椅子,他伸了个懒腰,深呼一口气露出笑容看向另一个人,“明天,我会再来的。”


  “……”那人没说话,金眯起眼想要看清他的表情但失败了。


  “你不说话那我就先走咯,再见啦嘉德罗斯。”金转过身,对那人摆了摆手。


  “喂。”


  身后传来了声音,金停下了脚步。


  “够了吧渣渣?你已经过【这一天】多少次了?”嘉德罗斯站起身,走到金的身后,“我早就死了吧。”


  是个肯定句呢。


  “……”金突然笑了一声,里面夹杂了压抑痛苦和说不清的感觉,他转过身看向嘉德罗斯,“是啊,而且还不止一次了。”


  “别再侮辱我了。”嘉德罗斯这么说了。


  眼泪突然涌出,金赶紧伸出手去擦,但却发现透过眼泪,一切事物都变得清晰起来。他愣了愣,连忙抬起头看向嘉德罗斯。


  啊。


  果然呢,还是那一副皱着眉不耐烦的样子。


  “已经够了,别再回来了。”嘉德罗斯伸出手抚上金的脸颊,用拇指轻轻摩挲了两下,擦掉了掉下来的眼泪。


  “我知道了。”金微笑起来,安静的享受着嘉德罗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温柔。


  “嗯。”


  “嘉德罗斯,我喜欢你啊,最喜欢你了!”金抓住嘉德罗斯抚在自己脸颊的手握在手里,退后两步给了他一个大概是自己这辈子最灿烂最好看的笑容。


  “我知道。”嘉德罗斯的身影开始随着这公园渐渐透明,在最后时,他说


  “我也最喜欢你了。”


  公园不见了,金擦干净了脸上的眼泪,“哦哦不好,要到晚饭时间了!”


  去迎接明天吧。


  END


  昨日公园的梗,有改动,是现代。


  6、「胜利者?」


  注意:有伪杀害描写,注意避雷。


  ——


  嘉德罗斯成为了这届大赛永远的第一,当上了神使。


  他换下了大赛时穿的衣服,披上白色的长袍,头上多了个白色的圆圈,以前怕他怕的要死的机器球开始恭敬地叫他神使大人。而关于以前的事物,他只留下了那条金色的长围巾。


  嘉德罗斯常待在一个永远是星空的空间里,满天的星星散发着明亮的光,衬的夜空更加深蓝。


  这是那个渣渣喜欢的。


  管辖的星球在他的手心旋转,身为一个神使,他要做的事情并不多,所以他花了大把的时间观望星空。


  嘉德罗斯抬头看着星星汇成的河流,心中闪过一个想法,他动了动手指。


    “嘉德罗斯?怎么在发呆啊?”聒噪的声音夹杂着生命力横冲直撞进嘉德罗斯的耳朵,名为金的少年不知何时坐到了嘉德罗斯身边。


   “真吵。”嘉德罗斯皱了皱眉,头也不回的按住了少年的脸,害得他只能发出痛苦的呜呜声。


  “呜呜呜吼锅分啊酷爱放开!”金抓住嘉德罗斯的手臂,试图从快要降临的窒息而死的结局中脱出。


  “还吵不吵了?”


  “唔吵了唔吵了!!”


  听到金的回答,嘉德罗斯这才放了手。少年的脸憋得通红,急促的吸了几口气来感受生命的美好。


  “……”


  “……”


  “……”


  “嘉德罗斯…你这样无聊不无聊啊。”金坐在他身边前后晃动着小腿,小声的问道。


  “不无聊。”


  “骗人,肯定是骗人的。”


  “不是你说看星星很有趣的吗。”


  “我有吗?怎么想不起来了……”


  “你有。”


  “唔嗯…怎么都想不起来呢。”金用食指挠了挠下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是啊。”


  “嗯?”


  “是啊,你肯定是想不起来的……因为那根本不是这个'你'所说的啊。”嘉德罗斯朝着金伸出手。


   “什么意思…”金的话语被止住了,因为嘉德罗斯的手抚上了他的脖颈,“嘉德罗斯…?”


  “到底是个假货……”嘉德罗斯双手扣住了他的脖颈,力道渐渐加重。


  “你在…咳咳…说什么啊…”金发出快要窒息的痛苦声音,可嘉德罗斯像是没听见一样,猛地使上了全部力气。


  少年没了生息,嘉德罗斯松开了手。


  金发的王冷眼看着,看着那人渐渐化作数据块一点一点消失在空中。


  “我到底在做什么啊,自己做个假货来骗自己。”


  金明明早就在大赛最后时期和格瑞一起死亡了。


  少年消失后,嘉德罗斯又望向了那条星河。说到底,也没那么好看,没有那时金在旁边叽叽喳喳说着的时候好看。


  但他还是大睁着眼看着那星群,它们一如往常的闪着,一如既往地散发光芒。


  我所爱的人已经死去,这世界凭什么还一如往常的运转?


  嘉德罗斯以为自己很平静,但心中总有种挥之不去的感觉。心脏还在跳动,但很困难,仿佛在高压下跳动一般,每一下都有快要停跳的蠕动感和酸痛。


  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定义这种感觉。


  就只是,眼泪擅自就掉下来了啊。


  星河映在他眼中,仿佛掉进了令人窒息的金色大海。


  The flowers are in bloom as the birds will tell
  鲜花怒放,鸟儿会歌唱:
  It's a beautiful day to be burning in hell
  这是个应该下地狱的美丽日子。


  END


  金不是格瑞杀的也不是嘉总杀的,我也不知道是谁,总而言之……x




  ——以下是偷工减料了的,海盗团的场合——


  【雷金】


  「你甚至撩不过一个小学生」


  时逢凹凸小学期末考试结束,有人欢天喜地,有人唉声叹气。


  两天后,成绩放出。


  这意味着一件事,一件大事。


  是的,要发奖状了!


  金很紧张,他想要奖状,非常非常想要,可他那除了数学以外烂的一塌糊涂的成绩从来没让他如愿。


  获奖者的名字一个一个从老师口中吐出,就快了,就快了,数学第一的奖状要来了。


  “数学第一……”


  [金,金,拜托一定要是金啊!]金已经紧张到手心冒汗了。


  “嘉德罗斯,恭喜你。”


  [啊啊啊我就知道!!]金挂着宽泪趴到了桌子上。他怎么就忘了呢,和嘉德罗斯一个班,数学第一再怎么样也不会落到自己头上啊,[混蛋,这已经是你今天上午拿的第四个奖状了吧,留给我一个啊!]


  这个学期,奋斗者金依旧没能拿到奖状,这已经快要成为固定结局了。


  中午放学,几个人聚在一起回家。


  嘉德罗斯奖状拿到不想要,格瑞拿了三好学生和优秀班干部还有三科第一,安迷修拿了英语第一,卡米尔拿了语文第一,连佩利都拿了张篮球比赛发的奖状,雷狮那班出了点问题推到下午发奖状,但怎么看他都是英语第一没跑了。


  [这不是只有我没有奖状了吗…]


  虽然这算不上值得特别失落的事情,但期盼了那么久还是没拿到总归还是有点不开心的啊……


  [下次再努力就好了,嗯!]


  雷狮偷偷偏头瞥了有点失落又突然握起拳给自己打气的金一眼,然后勾起嘴角小声自言自语道: “I have a good idea.”


  既然有了主意就要尽快实施,所以雷狮下午早早来到了学校。他跑到办公室找到了自己的班主任,问了他一件事。


  “我们班的奖状?啊,还没有写名字和奖项哦。”


  “那老师,我的奖状用铅笔给我写吧。”


  “可以是可以,但雷狮怎么这么肯定自己有奖状?”


  “我们班的第一除了我雷狮,难道还会有其他人?”雷狮笑了,嚣张又自信。


  下午,雷狮领到了那张用铅笔写的奖状。奖状刚一到手,他就拿起橡皮擦掉了上面的内容,然后用黑笔龙飞凤舞的写上了些东西。


  放学铃响起,金站到班门口等着格瑞从高年级的楼层下来,但左等右等没等来格瑞,倒迎来了雷狮。


  “喂,拿着。”雷狮递出了手中的东西。


  “给我的?”金接过来那张折叠的纸,“是什么啊……”


  这个大小,有点像奖状啊……


  金展开了那张纸,瞅了一眼。


  还真是奖状?!


  仔细再瞅一眼,上面写着:
 
  金同学荣获本学年最让雷狮喜欢奖
                                     特发此状,以资鼓励


  “????”金的眼睛要快掉出眼眶了,“这、这什么啊?”


  “这是本大爷特别给你写的奖状,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张了,所以你可给我收好了。”


  “这样啊……总而言之谢谢你了!”金看着手里特制的奖状,露出了雷狮最喜欢的那种笑容。
 
  “不过我们海盗可是从来不做赔本买卖的,你得给我点东西。”他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亲我。”


  ——


  “抱歉,被老师叫住了耽误了点时间……”十分钟后,格瑞匆匆赶来,却看见自己的发小满脸通红的站在班门口看着地面发呆,“金?怎么了?”


  “诶?啊啊没事,我们赶紧回去吧!走了走了!”


  看着金的背影,格瑞的眼神犀利起来,发现事情并不简单。(bushi)


  END


  「拍照」


  雷狮把雷霆之锤换到左手扛在肩上,右手伸出揽住站在身边的金发少年的肩膀,把他和自己之间的距离又缩短了一些。


  金发少年似乎是有点不好意思,抿着唇怎么都笑不出平时那种感觉。


  “别紧张,就是拍张照而已。”雷狮弯下腰,把下巴抵在金的肩膀上,凑在他耳边轻声说着,“看镜头,然后微笑,就像平常一样。”


  “还是说你想我吻你来缓解一下紧张?”


  END


  我的雷总,我,写不好雷总,请不要打我(つД`)



  【佩金】



  「体育训练」


  “再怎么说是体育生,烈日下面跑30圈也太勉强了吧……”金觉得自己快要热化在跑道上了,又渴又累,但偏偏又绝对不可以停下来。


  “哈哈哈这就跑不动了吗,太弱了吧。”说话的人是佩利,他已经超了金好几圈了,但看着除了出汗之外没有任何不适的现象。


  “佩利你好厉害啊……我已经快要窒息了……”金没抬头,他已经没力气做多余的动作了,只闷着头往前跑着。


  “这样啊,那我背着你跑吧?”


  “诶真的可以吗?!”


  “上来吧!”佩利停下脚步,蹲下身子做了个背的动作,示意金快点上来。


  “真的谢谢你了…下次我来背你吧。”金趴到了佩利的背上。


  “哦哦,知道了,”佩利托了托金,然后站起身继续向前跑去,“出发了!”


  “哦!”


  [下次]


  “金啊,还是算了吧……”


  “为什么啊?”


  “我……就在地上站着啊……”


  190+VS160+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大大的手掌」


  “你是怎么了?”佩利皱着眉低头问着旁边看起来有些失落的金,他已经这样有一段时间了。


  “没什么啊。”金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一点也不像他所说的“没什么”。


  “有什么事要说啊,不然我不明白的啊。”佩利的眉皱的更紧了,他烦躁的揉了揉自己那头乱糟糟的淡金色头发。


  “啊真是,这个时候是要这样做的吧!帕洛斯是这么说的!”佩利伸出手,然后用大大的手掌握住了金的。稍高的温度不断的传过去,让金感觉好了很多。


  抬头看见佩利低头敛眸看着自己,金这才发现,佩利的睫毛很长,长到给佩利的下眼睑覆上一层阴影。从金的角度看去,那睫毛正随着佩利眨眼上下扇动。金忍不住伸手碰了碰。


  “干嘛,很痒啊。”佩利甩了甩头,避开了金的手,然后看见了金专注的看着他的样子。


  他看到在他的影子里的金,眼睛变成了暗蓝色,里面仿佛有深蓝的海水摇晃。


  鬼使神差的,佩利低下头,轻轻吻了金一下。


  不需要别人教,动物的直觉告诉他此时此刻就该这么做。


  END
 



  【附赠两个特别ooc的小剧场】


  「补习战争」


  暑假。


  雷狮在金问能不能帮他补习英语时本来是打算推掉打工去应他的请求的,但是,事到临头,金突然说不能耽误他的打工所以不麻烦他了。


  这么说是,有别的人选了?


  雷狮保持微笑,他绑上了许久不戴的头巾,气势汹汹的跨出了家门。


  “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小女表子敢抢我的活。”


  结果……


  “妈的傻逼骑士?!”


  “恶党?!”


  “格瑞你怎么也在??”


  “我来给他(金)补数学的。”


  “卡米尔你怎么也??”


  “我是来玩的。”


  啊算了……


 


  「上车」


  金早上上学一般都是格瑞骑自行车载他去学校的,这仿佛已经成了定番。


  但有那么一日,格瑞第二天早上有些事需要去办,于是他给金发了消息说明天不能去接他让他早点起来自己去学校。


  然而那时正沉迷游戏的金并没有看到消息。


  熬了差不多一个通宵的下场就是第二天早上起床困到看不清路,金隐隐约约看到路口停了辆自行车,于是他一屁股坐了上去,拉住了前面人的衣摆,“走吧……”


  车座上的人似乎是愣了一下,然后踩上了脚踏板,不紧不慢的前进起来。


  半路,一直在表演小鸡啄米的金一下撞上了前面人的背部,稍微清醒了一下。


  他抬头看。


  嗯……格瑞什么时候这么高了……


  再往上。


  等等??头巾???发色????


  “醒了吗?”前面那人扭过头来,让金看到了他的相貌。


  妈耶雷狮????


  这突如其来的冲击和不知所措吓得金一下往后仰去,混乱之中他一把拽住了雷狮长长的头巾。


  车毁人亡。(bushi)


  END


  终于写完了……我已经变成一个智障
  没有检查,有错字或者别的什么还请多多原谅
  感谢你的阅读,顺便悄悄表白我亲爱的共产党(不你)
  以及,我想要评论呜呜呜呜呜呜呜
 

评论

热度(233)